欢迎光临深圳市飞腾科技有限公司
-->
返回列表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新闻 >
完美少年 骑着神马而来
发表于:2020-06-25 20:05 分享至:

藏地英雄,史诗流芳。这是四川省作协主席、著名藏族作家阿来给格萨尔王的八字评语。作为一名藏族作家,阿来从小对格萨尔王的故事耳濡目染,他也曾经创作过一本关于格萨尔王的小说。在近日公布的四川省第二批历史名人名单中,格萨尔王是唯一入选的藏族人物。为什么他能够入选?他身上有怎样的故事?格萨尔王,这位藏族英雄结束了吐蕃崩溃后长达数百年的部落纷争局面,在今川、青、藏三省(区)相连的藏区建立了统一政权,让人民安居乐业,使这一地区的农牧业生产技术有所发展,形成了以佛教世界观为核心、具有统一特征的藏族文化,是藏族人民引以为自豪的旷世英雄。史诗是叙述英雄传说或重大历史事件的古代长篇叙事诗,多以英雄的歌谣为基础创编而成。从巴比伦史诗《吉尔伽美什》、印度的《摩诃婆罗多》、《罗摩衍那》和古希腊的《伊利亚特》《奥德赛》,到斯堪的纳维亚的《贝奥武夫》、西班牙人的《熙德之歌》,都是世界著名的史诗。但,要说到目前唯一一个仍旧被人口口传唱的史诗,那就是《格萨尔王》。

像《伊利亚特》、《罗摩衍那》这些史诗,在古代也是通过口头吟唱传下来的,但如今这些史诗已经没有人传唱了,已经成为了一个记录成册、形成文本的东西。但《格萨尔王》不一样,如今在一些地区还有一些艺人在传唱,而且每一个不同的艺人,他们的传唱是有所区别的,带有演唱者自己不同的风格,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加工。因此即便是到了今天,《格萨尔王》的故事还在发展,还在丰富,这也是格萨尔王史诗体量如此巨大的原因。“过去藏区掌握文字的人很少,只有寺院里面的人才能掌握文字,老百姓都几乎是目不识丁的。因此格萨尔王就是依靠老百姓口口相传,以讲故事的方式流传下来的。人们讲故事就是吟唱,把所有东西都变成韵文来吟唱。这些故事不是知识分子编的,而是老百姓自己传的。”阿来这样说道。“而且每一个说的人就会往他的身上加一点东西。我认为格萨尔王的故事中,早期的事迹更接近他的成长史。”在阿来看来,《格萨尔王》的创作过程其实有点像《西游记》:“格萨尔王几乎是一个神话式的人物,有点像《西游记》。《西游记》是从唐玄奘的基本事迹经过不断的民间口传变成了一个神话人物。《格萨尔王传》也一样。”《格萨尔王传》的早期史诗是基于格萨尔王的历史事实,但是慢慢在传播的过程之中,就把藏族历史上的许多英雄人物,尤其是过去吐蕃王国的那些英明君主的事迹,比如说松赞干布的故事,慢慢发展到了格萨尔王的身上。这样格萨尔王就成为了整个藏族的英雄,一个神话式的人物。所以《格萨尔王》也从一部地方性的史诗,成为了整个藏族的史诗。格萨尔王最后就只剩下了一个名字,他身上那些闪闪发光的特质,成为了藏族人民共有的财富。

作为实际上唯一一部“活态史诗”,没有谁能够说得清楚,《格萨尔王传》到底有多少字,有多少部。因为依靠着口口相传,每一个艺人都在往里面加上自己的理解和新的内容,让《格萨尔王传》保持着生命力,一直不停地传递下去。2019年,四川出版集团出版了《格萨尔王全传》,搜集了几个不同版本的格萨尔王故事,共300册,超过8000万字,是迄今最全的《格萨尔王》藏文文库。其中囊括了多种古籍手抄本、木刻本、早期铅印本等版本,涵盖部分分部本、异文本,尤为可贵的是很多版本是首次亮相于世的。如果光看不重复的部分,据曾经创作过《格萨尔王》小说的著名藏族作家阿来估计,格萨尔王的故事至少有2000万字。在《格萨尔王》被发现之前,世界上最长的史诗是古印度的史诗《摩诃婆罗多》。《摩诃婆罗多》有“二十万行长诗”之称,总字数约为400万字,而《格萨尔王》的长度为《摩诃婆罗多》的5倍。古印度还有一本史诗叫做《罗摩衍那》,有“10万诗节”之称,但字数只有《摩诃婆罗多》的四分之一,因此《格萨尔王》的长度起码是《罗摩衍那》的二十倍。实际上,如果把《格萨尔王》的整个故事看完一遍,相当于看完了中国十多部古代名著的集合。《红楼梦》约为96万字,《东周列国志》约80万字,《三国演义》73万字,《三言二拍》一共有5本书,字数稍多差不多305万字,《水浒传》为96万字,《西游记》82万字,《聊斋志异》71万字,《封神演义》70万字,《官场现形记》65万字,《隋唐演义》约为70万字。你以为这就结束了吗?以上这十几部书籍的总字数加起来只有约1008万字,因此需要把这些书看上两遍,才能抵得上《格萨尔王》的长度。如果算上2019年出版的各个不同版本《格萨尔王全集》,那么要反反复复把这十多本经典故事看上8遍。

格萨尔王在藏族的传说里是莲花生大士的化身,一生戎马,扬善惩恶,弘扬佛法,传播文化,成为藏族人民引以为自豪的旷世英雄。他出生于公元1038年,殁于公元1119年,享年81岁。格萨尔自幼家贫,于现阿须、打滚乡放牧,由于叔父间离,母子泊外,相依为命。16岁赛马选王并登位。格萨尔一生降妖伏魔,除暴安良,南征北战,统一了大小150多个部落,岭国领土始归一统。在阿来看来,格萨尔王算是一个成功的“逆袭者”。他小时候长得并不好看,而且有一个很厉害的舅舅一直对他压制,经历了艰难困苦,最终“赛马成王”并且最终建功立业。格萨尔王是一个很正面的英雄形象,敢爱敢恨、除暴安良,受到百姓的拥戴。“大家还是很愿意看到弱小的人逆袭,格萨尔王在成长过程中,因为善良、同情弱小、除暴安良,随着他身上的英雄事迹越来越多,甚至他到最后从一个相貌平平的人,成为了人们口中的美男子。”

为什么格萨尔王会入选?专家在评议中看中了格萨尔王身上的哪些特质?实际上,在格萨尔王这个人物背后,有着一部关于古代藏族人民的一部千古史诗。这是一种罕见的文化现象。《格萨尔王》是目前全世界唯一一部“活着”的史诗,在藏族人民之中口口相传,也给与了格萨尔王与其他任何人都不同的生命力。在史诗中,格萨尔王虽然经历了从平凡英雄到神话人物的华丽转身,但从根本上他还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他身上那种同情弱小、除暴安良的英雄主义精神值得发扬。而且格萨尔王的英雄主义并不是简单的个人英雄主义,而是一种带有民族和家国气质的英雄主义。他在早期的行为是为了他的部落民众,后期是为了他王国的百姓。他战胜的要么是外来的侵略者,要么是一些三头六臂的妖魔鬼怪,或者是残暴的统治者。在这些行为之下,是他想要建立一个和平、富饶的国度的理想。

在阿来看来,格萨尔王的入选还从一个方面展现了四川文化的多样性:“我觉得如果说大四川,就要知道在四川我们经常讲文化多样性,那么这次评选我们要放开思路,你看到另外的文化的时候,你要照顾另外的特性,因此我们没有用一个统一的标准去进行衡定。”第二个选择标准就是格萨尔对当地老百姓的影响,那是非常巨大的。在康巴地区,格萨尔王留下了很多的传说和印记。每个地方,只要有任何一个奇特的景观,当地人都会说这是格萨尔王留下的。阿来举了一个例子:“你走到一个地方它的峡谷巨石都裂开了,而当年峡谷是不通的,就有人说格萨尔一来一箭就把这个地方劈开了,所以就出现了这个峡谷的洞口。可见,格萨尔王的影响力”。

格萨尔王确有其人,如今在四川的不少地方还有他当年留下来的遗存。比如说甘孜州有格萨尔王出生地——阿须草原遗迹、格萨尔王古都森周达泽宗遗址、格萨尔王妃珠姆官寨遗址、岭国大将出生地及战争遗址等。而今白玉县河坡乡是千年前岭国长于金属冶炼和煅造的著名兵器部落居住地,现今此地生产的白玉藏刀是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格萨尔王的时代,这里就坐落着他的兵器部落,是专门打造兵器的。要经过金属的冶炼,然后进一步的加工。当年,兵器部落并不仅仅是打造一把刀,还有士兵们穿着的铠甲,以及其他冷兵器时代需要的兵器。

在格萨尔王的传说中,一共有两个完美的人物形象:一个是他同父异母的亲密兄弟嘉察协噶,一个是纳西王子益拉托久。这两人都是格萨尔王麾下的大将,帮助他开疆扩土,道德上也没有什么瑕疵。有意思的是,嘉察协噶并不是纯正的藏族人,他的母亲是汉族人。嘉察协噶为了格萨尔的统一事业南征北战,最后献出生命。在史诗有关格萨尔王与其汉藏混血的兄长关系描绘中,可以证明,汉藏两族关系的源远流长与亲密无间。深入发掘,还可以追溯到汉藏交往,比如茶叶如何进入藏区等重要的历史事实。而益拉托久则是一名纳西王子。格萨尔王与纳西王羌巴为争夺盐井食盐展开过激烈战斗,称“羌岭之战”。格萨尔王战胜了羌巴,占有了盐田,并活捉了纳西王的儿子益拉托久。益拉托久被俘虏之后,格萨尔王用了很多方式感化他,并且表达了自己并非是想要征服他的国家,而是因为老百姓的生计。纳西王霸占了盐池,格萨尔为了自己的老百姓能够吃上盐,所以才进攻该地。后来益拉托久被格萨尔王感动,也成为了他麾下的一名大将。从这两个大将的身世来看,格萨尔当时就懂得调和民族关系的重要性,而且在《格萨尔王》的传说中两人的极高地位,看得出格萨尔王绝对算得上是一个搞好民族关系的高手。

《格萨尔王》是至今仍活在藏族民众口耳之间的一部英雄史诗,它既是一种人类文明的活化石,见证着久远年代里那些已经只能存留于记忆中的历史事件,其自身也在历史的长河中不断掀起浪花。传统仲唐大概可以分为艺人用以指画说唱的叙事类和牧区民众用以供奉的画像类两种。画像类以史诗中的英雄为表现对象,其中格萨尔画像很多,基本为格萨尔骑马征战图。叙事类目前所见有两组,一为法国巴黎吉美博物馆的收藏,一为四川博物院的珍藏。四川博物院所珍藏的格萨尔唐卡共有11幅,是现存唯一一套保存最为完整的格萨尔系列绘画。它的颜料源于天然,经几百年的岁月,仍能保持璀璨艳丽。数百个故事场景被巧妙地安排在一套唐卡中,用寺庙、宫殿、楼房、山石、云彩、树林等作为分隔、联结故事情节的手段,意蕴无穷。他们分别展示着围绕格萨尔王故事的11个人物,在人物四周都配以相关的故事情节,以神子诞生显示神通、赛马称王降妖伏魔、铁马金戈南征北战、安定三界重返天国为线索,完整地描绘了藏族史诗英雄格萨尔波澜壮阔的一生,形象生动地再现了《格萨尔王传》中的精彩场面。《国家宝藏》第二季里,四川博物院从珍藏的文物中,推选了三件国宝,其中一件就是格萨尔唐卡。它击败了诸多其他的珍宝,登上了央视的舞台,足见它的珍贵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