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深圳市飞腾科技有限公司
-->
返回列表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公司新闻 >
民族英雄林则徐的子孙后代结局如何,过得怎么样?
发表于:2020-06-12 21:51 分享至:

(林则徐的禁烟计划)以果断及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击,使得英国人出乎意料,(他们)完全没有想到林则徐会以果断、活力和对中国利益的献身精神来付诸行动。——英国著名香港史专家安德葛

林则徐,一个伟大的名字,这个名字背后代表的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令人自豪的民族气节。

虎门销烟,是一次抗击外来侵略的短暂胜利,林则徐任两湖总督时向道光皇帝上书,痛陈西方国家向我国大量倾销鸦片的危害,他说:若犹泄泄视之,是使数十年后,中原几无可以御敌之兵,且无可以充饷之银。

可以说林则徐看得对鸦片的危害看得非常透彻,而道光皇帝读后也深为感动,于是任命林则徐为钦差大臣,去广东查禁鸦片。

林则徐在禁烟期间,共收缴烟土19187箱,又2119袋,总重量1188127公斤,这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壮举。

林则徐的原配妻子是郑淑卿,在16岁时嫁给了穷苦书生林则徐,直到郑淑卿60岁时去世,他们二人结婚44年,一直相敬如宾,共生育了八名子女,其中4个儿子和4个女儿。

他们分别是长子林汝舟、次子林秋柏、三子林聪彝、四子林拱枢、长女林尘谭、次女林金銮、三女林普晴、四女郑林氏。

林则徐的子女中次子林秋柏和次女林金銮早夭,历史中也没有留下过多的记载,所以有些人一直认为林则徐有三子三女,这也是在情理之中,关于这两人飞鱼在此亦不细论,我们就来详细说说另外几人。

林汝州出生于1814年,此时的林则徐已经近30岁,和林则徐不一样的是,林汝州对政治的兴趣并不多浓厚,终身任翰林一职,也就是翰林院编修典籍的官员。

林则徐去世后,林汝州升为侍讲,也就是皇帝的讲师,一生可以说是平平淡淡,而林汝州只有一个儿子是林回淑,林回淑的儿子是林福祯,林福祯又有一个儿子叫林百川,而林百川的长子就是林鸿汉了。

说到这个林鸿汉,可以说他是林汝州一脉里最为出名的,曾任南京市金陵石化职工子弟学校校长,他的一生一直在为禁毒宣传工作默默奉献着,可以说是时时刻刻以祖辈林则徐警醒自身。

林鸿汉曾义务为大中小学生进行禁毒讲座300多场,受到林鸿汉教育的人数达到3万人,在2006年,曾被评为“南京市好市民”。

在林则徐的儿子中,林聪彝是最有才华的一个,早年就有经世之志,林则徐被谪戍伊犁,林聪彝和林拱枢一直陪在林则徐身边,并著有《西行日记》,后来林则徐去世,林聪彝和林拱枢就扶柩回到了福州,为林则徐守孝三年。

之后应召入京,林聪彝以郡庠生,赏举人、补内阁中书,后来受到了两江总督怡良赏识,升为员外郎,在之后又被左宗棠看重,升为浙江衢州知府,在之后太平军攻占福建漳州,左宗棠命令清军救援。

林聪彝建议左宗棠从海路进兵,得到了左宗棠的采纳,后来由于救援及时,太平军退出漳州之后,林聪彝署杭嘉湖道,督修海塘,数年间修建了不少水利工程,得到人们的认可,之后由于生病回到福州。

在1877年,梅启照请林聪彝出山,不巧的是福州近几年连年发生水灾,而林聪彝就被留在福州治水,期间兢兢业业,不辞劳苦,最终积劳成疾,引起旧病复发,最终病逝,而关于他的子女,史料记载不详,暂不深究。

林拱枢前半段人生经历和哥哥林聪彝基本类似,等到回京做官之后,才走上了不同的道路,他主要是在刑部工作,曾做过江南道、京畿道、山西道、河南道的监察御史,后来因病逝世。

不过林拱枢的孙子林步随是晚清最末一代翰林,民国时期北伐战争打响以后,林步随弃官从商,走实业救国之路,把一生积蓄的十余万大洋全部投资办了实业,结果在那个动荡的年代他不断被军阀洗劫,最后穷困潦倒。

而林拱枢的曾孙凌青是中国著名外交家,是中国常驻联合国的代表,原名林墨卿,后来怕累及家人,改名为凌青,2010年在北京逝世。

林尘谭是林则徐的长女,不过关于她的史料记载并不多,有人说林尘谭嫁给一位孤儿刘齐衔,后成刘齐衔成为富甲一方的商人,据说还是林则徐亲自把女儿许配给他的。

林普晴是林则徐女儿中最为有名的一位,当然她的名气还是和他的丈夫有关,林普晴的丈夫是自己的表兄沈葆桢,沈葆桢是清朝名臣,曾率军抗击太平军,而林普晴亦协助过丈夫,可以说是女中豪杰。

郑林氏,姓名不详,她嫁给了郑葆中,后人就以郑林氏称之,由于关于她的记载也比较少,至于婚后的事情,我们亦暂不深究。

纵观林则徐的一生,他从政为官四十余年,先后担任多职,而他一生恪尽职守,为官正直清廉,并赢得了“林青天”的美誉,亦不愧民族英雄之名。

他一生有4儿4女,除了早夭的两位,其余6位女子过得还都挺不错,这其实还得归功于林则徐教育的好,林则徐一生清廉,也正是因为为子女树立了榜样,他的子女才会时时刻刻要求自己要向其父学习。

林则徐子女中,大多数还是得到了善终,而林氏家族的后代开枝散叶,能人辈出,也没有辜负林则徐的期望,一个家族能做到这点,当真不是一件易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