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深圳市飞腾科技有限公司
-->
返回列表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公司新闻 >
哲学是苏格拉底研究生活的工具,爱情是婚姻的工具
发表于:2020-07-01 07:40 分享至:

他一生都在和人辩论,别管田间地头,还是城市街道,也不管是田夫野老,还是文人政客,都是他练口的靶子。这种情况倘若遇到闲暇时还好,反正没什么事正无聊,你练口,我正好把你当猴耍,但人家若是真的火急火燎正逢媳妇生产,或者饿着肚皮正赶路要饭,他这样的行为就实在惹人烦。

苏格拉底人长得特丑陋,脑袋大,脖子粗,不过不像伙夫,因为胳膊细腿又长,整天又穿着很少洗涤的破衣裳,所以显得挺另类。后来的有些形象都有加工的嫌疑。

但是就这样的形象,偏偏有个貌美无双的老婆,这个老婆还好吃醋,以至于婚后很长一段时间,偷偷对苏格拉底盯梢过,后来发现苏格拉底的确是逢人就说,见人就讲,其他的,什么都不做,才放心回家,从此之后随他去,不管了。

一般情况下,像他这样的,整体没个正事干,闲着乱转的,不是富二代就是贪污犯,或者是个“拆二代”才是,可又似乎不像,因为,他一天到晚的穿着,总是老一套破衣裳。

他有个学生叫柏拉图,后者甚至创立过“柏拉图学院”,又被称为“最早的慈善基金会”,柏拉图又收个学生叫亚里士多德,亚里士多德又是亚历山大的老师。他们之间的师生传承很好,老师认真教,学生认真学,真的是互相成就。这在当时,尤为难得,即便是今天,也是尊师重教的典范。

柏拉图一辈子没结婚,结果总是大讲特讲“柏拉图式的爱情”,亚里士多德爱情婚姻生活很丰富,在哲学上的建数就显得有点轻描淡写。

苏格拉底比较有名,又有现实指导意义的是“大麦穗”辩证法。就是你从一块麦地头开始,看到你认为是最大的一个麦穗,摘下,那就是你唯一选择。结果,有的匆忙摘下一个,后来又看到比手中还大的,但已经没法了,有的一直走,总以为前面还有更大的,快要到头了,也只得随便摘一个那片中比较大的。

这一现象更多用在个人婚姻爱情的选择上。你所选择的那一个,是你当时的认为,但你把握不了整体,也把握不了事实,因为你不具备这个能力。关于婚姻,更多的时候是盲目,谁给你机会让你清醒的选择!

苏格拉底就是在一次咄咄逼人的哲学演讲中,让他后来的妻子突然产生“这人怎么如此魅力”的想法,然后死缠烂打才嫁给了苏格拉底。她老爸说,苏格拉底就是个混混,整天吊儿郎当的。苏格拉底也说自己整天忙着赶场子,顾不得爱情。

苏格拉底的妻子是个矛盾综合体,当初实在喜欢那个人唾沫横飞,逢人就说,后来又像病一样,讨厌苏格拉底的所有行为——其实苏格拉底的行为还是那个,就是不停地说。有时,又要赶着苏格拉底出门,让他将哲学思想在大街上放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