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深圳市飞腾科技有限公司
-->
返回列表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公司新闻 >
这个成语被误解了数千年,隐藏着《道德经》中战争取胜的秘密
发表于:2020-06-20 06:22 分享至:

在影视剧中,我们常常看到战争双方,比较弱势被欺压的一方将领会说到一个成语——哀兵必胜。意思是被逼到死角的士兵,会置之死地而后生,往往会取得最后的胜利。其实这个词被理解错了,一错就是上千年。

“哀兵必胜”这个典故来自于战国时期老子所写的《道德经》第69章:用兵有言:“吾不敢为主,而为客;不敢进寸,而退尺。”是谓行无行,攘(rǎng)无臂;扔无敌;执无兵。祸莫大于轻敌,轻敌几丧吾宝。故抗兵相若,哀者胜矣。

在中国的太极拳心法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则,就是不要首先出手,因为一旦出手就会露出破绽,从而给对手可趁之机。在举兵对阵中,也适用于这个道理,《道德经》有言:“‘用兵有言:吾不敢为主,而为客’”。

这里的主客不是主人和客人而是主动出击和被动等待战机的意思。兵者,国之重器,不可以轻言;古人对于打仗是很谨慎的,越是得道的君王、贤能的君主,就越遵从天道。天道是什么?上天有好生之德,畜之养之,而不忍杀生。

打仗是最伤生的行为。所以在礼教兴盛的时期,即使是打仗取得胜利的一方,也不会庆祝自己打了胜仗,而是事后要安葬死去的亡灵,安抚生还的将士及其家属;整个军队还要举哀,对于死者表示哀悼,不管是己方战死的战友,还是敌方死去的将士,都要表示哀悼。

毕竟,杀生不符合天道。天子是什么人?就是继承和执行天道的人。逆天而行,必然会自取灭亡。

所以,古人对待战争,一是一般不主动挑起战争;二是即便战争爆发,也不会贸然出手,而是准备万全以待时机,等着对手露出错漏,自己好乘机一击而溃,以最小的牺牲取得最大的胜利,将伤亡降到最低。

后面的“不敢进寸,而退尺”也是延续了前面的道理。所谓退一步海阔天空,战争不是温情的探戈,刀剑无眼,进一寸就有进一寸的危险;而退,也不是仓皇逃跑,要有章法,保持节奏,队伍不能乱。

所以我们看到,凡是高明的将领,即使是撤退,也会保持队形,谁先撤,谁断后规定得明明白白;粮草辎重先行,谨防敌兵追袭。

什么才是战争失败最关键的因素呢?是兵力吗?古今中外有很多以少胜多的例子。比如《三国演义》中的刘关张一出场第一场战争就以五百军士打败了黄巾军五万大军,可能免不了夸张的成分,但是战绩是惊人的。

还有赤壁之战、官渡之战,发生在汉代的淝水之战,都是古代著名的在兵力悬殊下,以弱势一方取得最终胜利而告终。

那么成败的关键取决于将领的才能吗?好像有些道理,正所谓一将无能累死千军。但是也有反例。比如二战时期,德国军队在欧洲战场势如破竹所向披靡,波兰沦陷,法国沦陷,就连强大的苏联,眼看就要被人打到首都了,但是一场大雪过后,德国将士溃不成军,他们没有败给敌人,却败给了天气。

战争最怕的就是轻敌。《德道经》中说:祸莫大于轻敌,轻敌几丧吾宝。这里的轻敌有两层意思。第一层是终极根本,打仗依靠什么取胜?依靠天道,依靠道义,就像水浒好汉聚义的梁山泊,必须打着“替天行道”的名义,而不是出于一己私利,出于个人恩怨就草率发起战争。

所以老子才说,轻敌几丧吾宝。老子的宝贝是什么呢?一曰慈,二曰俭,三曰不敢为天下先。尤其是打仗,一定要怀着慈悲之心,敬畏之心,而不是为了争夺资源、抢占财富,或者发泄自己的私欲。

轻敌的第一层意思就是没有慈悲心,没有感同身受,把对方也看作凡夫俗子有爹娘和妻儿,不得已才踏上了战场的血肉之躯,只顾斩杀屠戮,为了战胜对方无所无用其极。

轻敌的第二层才是我们通常理解的,不充分了解对方的状况,打无准备之仗,这无异于把战争当作儿戏,是取死之道,自取灭亡。

影视作品包括很多书籍,甚至是中学生的课本上、字典里,都把“哀兵必胜”这个词会错意了,解释成了悲哀的军队必然取得胜利,类似的意思。

乍一看似乎有些道理,兔子逼急了还咬人呢,何况是士兵,人被逼到无路可退,必定会誓死一搏,因为退一步就是死。

但是经不起仔细推敲。古代战争有个原则,是有关兵力计算的:“十而围之,五而攻之,倍而分之”。这是《孙子兵法》中战争的策略,是前人经验的总结,是无数个将士用鲜血换来的教训。

从反面来说,能被逼到无路可退,首先说明己方的兵力和对方相差悬殊,更加致命的是,自己的军队已经陷入了战争的“死地”,天时地利人和三不沾,这样的仗还怎么打?就只有等死的份儿了,怎么可能还会反败为胜呢?除非奇迹发生。

所以很显然,哀兵必胜不是这么回事,也不是那个意思。这里的“哀兵”不是指悲哀的军队,没有生还希望的队伍,或者是被人逼入死角的军队;而是说带领这支队伍的统帅懂得敬天爱人,有慈悲之心,能把对方和自己同等看待,不忍心乱杀无辜,错杀一人。

这样的军队既胜在天道,也胜在人心,牢牢站在了道义的一边。敬天道者,天必助之,当然会取得最终的胜利。哀兵必胜的真正含义是这个意思,而不是我们普遍理解的那样。